<thead id="tcudq"><del id="tcudq"></del></thead>
  • <var id="tcudq"><ruby id="tcudq"></ruby></var>
  • <thead id="tcudq"><s id="tcudq"></s></thead>
    <object id="tcudq"></object>
    <thead id="tcudq"><s id="tcudq"></s></thead>
    <i id="tcudq"></i>
    <thead id="tcudq"><del id="tcudq"></del></thead>

    http://www.fjcgy.com.cn

    高科石化

    高科石化

    高科石化-工銀

    最近幾年剛登陸資本市場的頭部教育盈利能力并不理想。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公司凈虧損分別高達15.04億元、10.12億元和4.97億元

    《投資時報》研究員魯公

    深圳市頭部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ZME頭部教育)成立已有一個月。n)登陸資本市場,上市當天經歷暴漲后股價大幅下跌。截至2021年7月12日收盤,公司報價僅為每股10.97美元,低于每股11.50美元的發行價,與上市當日每股20.52美元的最高點相比也下跌了50%。

    高科石化-熱搜女王

    2021年以來,在線教育行業日益火爆。在此背景下,海德教育于5月中旬向SEC遞交了招股書,并于6月初如期在紐交所上市。然而,在上市前夕,該公司受到了嚴厲的處罰。

    2021年5月初,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對上海張小門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對一”)進行虛假宣傳和價格欺詐,并處以250萬元罰款。

    EAA認為,存在虛假或誤導性的商業宣傳行為,如夸大報名人數、編造教師教學經驗等。而且,還認為該公司在網站和微信官方賬號銷售課程時,沒有按照標注的原價或交叉價格進行交易,構成了利用虛假或誤導性價格手段誘騙消費者進行交易的行為。

    高科石化-馬建堂

    《投資時報》研究員進一步梳理公司財務報告,注意到雖然近年來頭部教育收入有所增長,但利潤一直處于虧損狀態。而且公司收入結構比較簡單,靠的是一對一的課程。此外,在公司長期高昂的運營成本中,營銷成本遠高于R&D投資。

    作為一家新上市的在線教育頭部企業,除了業績持續虧損外,頭部教育在未來的經營中還將面臨來自同教培賽道眾多企業的競爭壓力,以及監管部門對校外培訓機構更為嚴格的政策。

    單一收入結構與持續虧損

    高科石化-海天

    數據顯示,作為國內領先的在線教育公司,Head Education專注于提供K12個性化在線課程,其核心課程包括2020年第三季度開始的小班一對一和K12課后輔導服務。它的子品牌是1對1,優秀班為團長,兒童為團長,AI班為小麗。

    從付費學員數量來看,頭部教育發展迅速,即注冊一對一課程的付費學員從2019年的38.05萬人增加到2020年的54.48萬人,同比增長43.2%。此外,2019年及2020年期間,公司標準一對一課程的平均每課時課程成本增長約3.9%。

    然而,2020年第三季度頭部教育推出的小班課程也實現了快速增長。截至2020年底,該課程付費人數已達29.28萬人,較同年第三季度的9.13萬人大幅增長220.8%。

    高科石化-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

    進入2021年后,付費教育的學生人數仍保持高速增長趨勢。其中,參加一對一課程的付費學生人數從2020年第一季度的8.79萬人增加到2021年第一季度的13.36萬人,增幅為52.0%;2021年第一季度,小班輔導服務付費學員達到29.44萬人,較2020年第三季度的9.13萬人增長222.6%。該公司在招股書中表示,“計劃在不久的將來進一步擴大小班輔導服務”。

    但值得關注的是,在盈利能力方面,頭部教育的表現始終不盡如人意。招股書披露的數據顯示,雖然公司2019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的凈收入逐年增長,分別為26.69億元、40.18億元和13.46億元,但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的同比增長率分別為50.57%和19.86%。

    然而,隨著凈收入的增加,是頭部教育的持續虧損。2019年和2020年,公司凈虧損分別高達15.04億元和10.12億元。進入2021年后,僅第一季度公司凈虧損4.97億元,是去年同期凈虧損0.02億元的200多倍。

    高科石化-手機傳感器

    具體子業務方面,雖然近年來頭部教育凈收入逐年穩步增長,但長期以來收入來源相對簡單,依賴一對一課程。據數據披露,該業務2019年和2020年貢獻的營收分別為25.08億元和37.40億元,分別占公司各期凈收入總額的94.0%和93.1%。雖然進入2020年后,為了嘗試尋找第二增長曲線,促進和迎合多元化的教育目標,Head Education在當年第三季度開始提供小班化K12課后輔導服務。到2021年第一季度,其過度依賴一對一課程業務的收入構成有所改善,即一對一課程收入占總凈收入的比例從2020年第一季度的95.4%下降至87.3%,小班課程收入占比則上升至7.8%。然而,

    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隨著頭部教育管理規模的不斷擴大,收入結構過于單一帶來的經營風險也會隨之擴大。日前,《投資時報》研究員向教育主管部門詢問未來如何應對和解決上述可能出現的風險,但截至發稿時,尚未收到公司回復。

    頭部教育凈收入和凈虧損總額

    高科石化-尹燁

    數據來源:公司招股書

    高成本

    針對頭部教育近幾年的長期虧損盈利情況,《投資時報》研究員進一步梳理了公司近幾年的財務數據,注意到公司的經營成本,包括銷售和營銷費用以及教師薪酬費用,長期居高不下。

    高科石化-謝丹陽

    其中,頭部教育是2019年和20年

    20年的營銷費用分別高達21.72億元和25.77億元,2021年第一季度更是同比驟增94.76%至9.09億元,若照此趨勢發展,該公司2021年全年投入到營銷方面的費用可能將超過30億元。

    與此同時,掌門教育2019年和2020年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的研發費用分別僅有2.37億元、3.18億元和1.13億元,相較同時期占公司總凈收入六成以上比重的營銷費用,該公司研發費用占公司各期總凈收入比重均不足10%。

    高科石化-偉創力

    此外,掌門教育的師資成本同樣居高不下。據招股書信息披露,該公司的教師薪酬主要由基本工資、根據小時費率計算的額外薪酬以及與教師教授課程相關的總課時數構成,2019年和2020年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該部分成本分別為15.45億元、20.81億元和7.04億元,占公司各期總凈收入的比重均高至五成以上,分別達57.89%、51.79%和52.34%

    不容忽視的是,2021年以來,教培市場劇烈動蕩。同年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會議強調,要全面規范管理校外培訓機構,堅持從嚴治理,對存在不符合資質、管理混亂、借機斂財、虛假宣傳等問題的機構,要嚴肅查處。同時,明確培訓機構收費標準,加強預收費監管等等。

    在此背景下,掌門教育的未來發展之路恐難順遂。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